——我国工程教育正式加入《华盛顿协议》的背后

  2016年6月2日,注定将是一个载入中国高等教育史册的日子。在吉隆坡召开的国际工程联盟大会上,中国成为国际本科工程学位互认协议《华盛顿协议》的正式会员。

  “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意味着英、美等发达国家认可了我国工程教育质量,我们开始从国际高等教育发展趋势的跟随者向领跑者转变。”在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看来,这不仅为工科学生走向世界打下了基础,更意味着中国高等教育将真正走向世界。

  这一步,中国整整走了10年。

  推动工程教育改革的国家战略

  工程教育认证是实现工程教育国际互认和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重要基础。从2005年起,中国开始建设工程教育认证体系,逐步在工程专业开展认证工作,并把实现国际互认作为重要目标。

  “这不仅是工程技术人才跨国流动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工程教育认证还肩负着推动工程教育改革,完善工程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重任。”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原副校长余寿文全程参与了认证体系的研究、设计和构建工作,是加入《华盛顿协议》的重要推动者和亲历者。在他看来,中国工程教育在校生约占高等教育在校生总数三分之一,工程教育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高等教育的总体质量,因此认证标准的选择非常重要。

  目前,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发达国家都建立了工程教育认证制度,并通过多边协议实现工程教育学位国际互认。其中,由美、英等国主导的《华盛顿协议》体系是国际上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四年制本科工程教育学位互认体系。

  “从实践来看,《华盛顿协议》体系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以学生为本’,着重‘基于学生学习结果’的标准;二是用户参与认证评估,强调工业界与教育界的有效对接。”余寿文说,在借鉴《华盛顿协议》各成员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中国在制度设计、标准建设、组织机构等方面按照国际实质等效的要求开展工作。

  精准发力,直指教学改革“最后一公里”

  经过近10年的发展,我国已经在31个工科专业类中的18个专业类开展了认证,截至2015年底,已有553个专业点通过认证。10年来的认证工作经验表明,课堂教学已经成为工程教育改革的“最后一公里软肋”。

  “在认证实施过程中,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教育思想的转变,认证强调专业人才培养结果导向,要求教师将毕业生出口要求分解对应到课程上去,并在课程教学中有效实施。而我国高等教育长期以

[1] [2] [3]  下一页